低价卡首屏

老y开网店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名称:老y开网店

微 信 号:lakwdian

微信QQ:A8686369

查看: 160|回复: 0

高晓松:最后干一门生意

[复制链接]

5088

主题

5427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4538
发表于 2016-5-30 14:0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参加淘宝培训。加入培训群:金牌卖家淘宝学院2班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20160530yoqv2v3bo2p.jpg

20160530yoqv2v3bo2p.jpg

  5月21日,《奇葩说》第三季收官,一场热烈在夏天到来之前完毕了。高晓松照常扇着扇子,不徐不缓地讲着话。终究一场决赛到来时,他出其不意的把导师结辩托付给了郭德纲,做起了看客。
  高晓松经商去了,这究竟是个啥生意,他跟马东解说了许多遍, “横竖我是没记住,但高晓松吧,他的特点是不论他说啥,他自个都格外信。”马东说。
  从麦田音乐、华纳唱片、太合麦田音乐、恒大音乐,他携手“老战友”宋柯挑选了阿里音乐作为他们终究的征途。
  而这终究一站,他走的并不简略,从清闲安逸到“997”的作业节奏,高晓松骨子里的那份顽固和坚韧被激宣布来,“我需要做一些事,来改动如今音乐作业的现状。”
  正如前不久他担纲词曲制作的歌里所唱,日子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郊野。
  情怀和商业在他眼里并不对立,就像他说的,每自个都有折腰捡起六便士的时分,也有昂首看天上月亮的时分。无关乎有钱没钱,天上那轮永久免费的月亮,便是诗和远方。月亮和六便士随同咱们终身,是人和动物的底子差异。就像不论贫富,咱们都需要音乐相同。
投入一场热烈
  那全国午,风也急,他也急。
  航班延误,计划打乱。高晓松步履仓促地大跨步走进会议室,手上拿着两包膨化食物,嘴里还想念着干捞的饺子。没来得及坐下,又被事务上的作业呼唤了出去。再次进来的时分,他状似冤枉的说道:我这么爱吃的人,到如今都还没就餐呢!
  这种繁忙的场景几乎是高晓松这一年来的常态。
  上一年,高晓松、宋柯高调入职阿里巴巴,与随后参加的何炅构成铁三角,从此,他们三人便与阿里音乐的KPI绑在了一同,日子也随之发作了天翻地覆的改动。
  从本来那个“莺歌燕舞、夜夜笙歌的作业”跳出来往后,高晓松感到了一丝“小冤枉”。
  “你看我那么爱吃的人,午饭就吃一凉饺子,放曩昔我都觉得对不住自个,有一顿饭没好好吃我都格外苦楚,如今日天就吃这个。”关于现已糊在一同的饺子,他颇有些厌弃,但仍是一点没犹疑的放进了嘴里。“就卖给阿里了”,他笑说。
  在年近半百的年岁,不像别的明星相同倒腾点坐收渔利的出资,而是挑选像个小年青相同冲到一线去奋斗,这事儿看似隐晦,但放在高晓松身上,俄然又变得合理起来。
  可是他仍是给出了自个的答案。
  那一天,宋柯找到他,说想要再找个当地比画比画。高晓松描述自个和宋柯的联系,“咱们俩一辈子都在一同,从兴办榜首个唱片公司麦田开端到如今,没分开过。横竖我担任冲外看,他担任冲里看。”
  天蝎座的高晓松好奇心格外强,哪儿热烈往哪儿凑。“你来这国际上短短一遭,有好几样热烈跟你没联系,那岂不是挺没劲的。”与其说他是个音乐人,倒不如称其为一位互联网老兵,前期,他在搜狐、网易、新浪都有过时刻短的逗留,如今,格式又变了,他就着自个的好奇心再往外一看,发现满国际都是BAT。
  即使外面的国际有太多的时机,但他没有一点点犹疑就挑选了阿里。“好玩!”彼时,他刚吃完了一包膨化食物,四顾没找到纸巾,只好自个把手指舔了个洁净。
  “跟谁玩最有意思?像咱们都是心胸很深的老江湖,跟笨小孩无法玩,跟一个武功盖世却看透世事的老头也玩不了,你能改动他吗?只需你跟一个强壮的小孩在一同,那才好玩, 阿里便是这么一个身怀绝技抱着核武器的小孩。”
  他一点点不避忌称自个为老江湖,不过仍是解说了一句——被日子给逼的。阿里人用他们江湖的观念看,几乎“too young too naive”,“但咱们很受传染,谁情愿足智多谋啊,咱们也可以放下江湖那套东西,咱们也总算可以naive一点。”
  当然,马云的“安利”让他不得不服,“他比我还能说”,高晓松笑言,跟聪明的人谈天商讨让他觉得“听着如同也有点收成。”
  终究不是钱和钱打交道,是人和人在打交道,高晓松总结道。
  “老马有改天换地的抱负,假如你仅仅想要害流量,别的公司或许许多,可是你的人生莫非就为那么点流量吗?”一次阿里文娱协会上,高晓松跟合一集团CEO古永锵如此说道。“老马能走到你或许没有想到过的当地,你跟别的人在最佳的情况下能走到哪一步你现已能看得见”。

20160530qjh02xvfxab.jpg

20160530qjh02xvfxab.jpg


改造“熟人社会”
  “影视,这么巨大的工业链都改造了,音乐却没有。”高晓松有些心疼,身处文娱业多年,他评估这个作业的曩昔是以石器年代钻木取火的方法在运作,靠长工业链养活一个巨大而懒的作业,然后以极低的效益以及靠老中医的方法运营了悉数文娱业。而且,门槛高、组织少一贯以来是这个作业最大的疑问。
  一方面留不住人,一方面外面的人很难进来。“这作业太不像话了,应当有一万个门开着,才是一个好的作业。”
  爱凑热烈的高晓松总算不由得,卸下食客配备,跑到最前哨做起“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勇士”来了。
  这位60后的冲劲来自于他浸淫了几十年的圈子,还有一份顽固的作业责任感。
  音乐作业,他太熟稔,“这作业面对许多疑问,尽管我不坚持说江湖仍是要有些江湖规矩的,我不是老炮儿里边的六爷,可是咱们了解这作业要久远的开展是怎样做的,而不是竭泽而渔或是打鸡血。”
  先进技能和数据的缺失是构成音乐作业低效益的底子要素,所以生成了一个较为戏谑的食物链,他戏言,头部是一帮麻痹只管生意的老头,看过太多人起人落,现已罕见热心,中心是成堆不喜欢你的人在帮你出产着归于你的东西,独爱你的粉丝却被放在了最末端,热心的拿着钱、拿着喝彩和掌声在采购那些不爱你的人制作的东西,这便是曩昔咱们那作业的姿态。
  怎样协助作业复苏?阿里音乐企图把文娱业搬到另一个星球上。平台运营才干和大数据被高晓松称为是阿里的两大杀器,树立平台,把广场造起来,全部的门都翻开。每自个都能在这个大广场上展示自个,每自个都知道自个的观众在哪里,每个粉丝都能与他的偶像发作强有关,这是他们的初心。
  那么就从自个开端,甩掉偶像包袱。5月18日,阿里音乐团队尽力了一年的商品——阿里星球总算正式上线,那天的铁三角都显得有点激动,他们三自个蠢笨的穿戴宇航服,精心为自个的商品发布会预备了一场算不上精巧却诚心十足的舞蹈,加起来早已过百的三自个一会儿变成了求表彰的小孩。
  假如说录制《晓松奇谈》是来自知识分子的情怀,掌管《奇葩说》是心里小国际的发泄,那么参加阿里音乐便是“闹革命”的开端。
  在攀谈进程中,高晓松用许多英文单词去解说究竟阿里星球是啥,“由于我不知道怎样用中文表明,”平常,这类检测商业逻辑的活都打包给了宋柯,但在那场发布会上,曾为这个商品介绍了许多遍的高晓松,用大白话又解说了一遍。
  从商业视点来说,这本来是文娱业的反向定制。由具有活泼度的粉丝来帮音乐人挑选好的商品,而本来具有决定权的头部和腰部则仍然做单纯的生意,仅仅不再有那么强的生杀大权。
  这么的推翻早年,注定不会是一场轻松的战争。不过,这并不是阿里音乐榜首次作战,回忆前一仗也反常艰苦,首要围绕在各个播映器之间的版权抢夺上,可是当一场辛劳曩昔,版权疑问总算被处理,好的著作也并没有像漫山遍野般呈现。
  关于音乐作业的自个来说,出产的著作也有可遇不行求的时分,但大大都时分都可以印证一句不太恰当的老话——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“一般咱们被日子打的铺天盖地的时分,才憋出榜首张专辑,那个叫不能制作。没有一自个能再制作出和榜首张相同的专辑,不论崔健、许巍、郑钧仍是我自个,都没做到。”
  “到如今为止,我写得最佳的歌照常是《彼得堡遗书》”,它是诞生在2005年,高晓松自导自演并献声的一部四幕话剧。高晓松说,真实的好音乐是长出来的。
  前不久,李易峰在微博跟高晓松互动,作为阿里星球的榜首位入驻明星,这位新生代小鲜肉的粉丝效应不行小觑,他让商品上线没多久就取得了一波流量峰值。让李易峰这么的人气偶像经过星球的流量池玩互动,让窦唯这么的孤单音乐人静静的长出音乐,让更多的素人圆音乐梦,阿里音乐便是你看似悠远却又触手可及的那颗星球。

201605300lonf5r1m5g.jpg

201605300lonf5r1m5g.jpg


终究是一门生意
  前段时刻,高晓松在北京开了一个供咱们免费阅览的杂书馆,做起了馆长。并为其作序,馆长曰:以史为鉴,无非再添几分成见;以梦为马,终究去了别家后院。不如大雪往后,清茗一杯,杂志两卷,闻见韶光掠过土地与生民,不绝如缕(节选)。
  尽管在咱们看来如今的高晓松更像是一位生意人,但他骨子里知识分子的情趣并没丢,对其而言,杂书馆的含义远大于内容,问到开馆要素,他安然道,“我觉得这个是自个的平衡吧,为了让自个早上醒来的时分可以宽恕自个,尽管干了许多王八蛋事,可是仍是可以宽恕自个,由于你在做一些有意思的作业。”
  他点上了一根中南海,借着把烟呼出来的当口重重叹了口气,或许想起了啥,或许是想忘掉啥。
  “阿里音乐这个事儿,它再有责任感,它也是个生意啊!”达观如他,也逃不过一颗状似生意人的名利心。“所以经商我觉得,这只手仍是需要做许多这种事来平衡自个,不能老想着数钱。”
  “那你觉得自个如今是个创业者吗?”记者问到。
  随同着等待的目光,他缄默沉静了。
  “这究竟叫啥呢?”他重复了一遍,又像是在抚躬自问。好久,他叹了口气,想了一会,说话一贯流利的他踌躇起来。然后从否定的答案开端,“我觉得也不能叫公司家,由于公司家,这个公司完全是你弄起来的,我觉得这才能叫公司家。”
  这次的缄默沉静比方才还要来的持久,一片静寂里,那根中南海的烟不疾不徐地缕缕升起,他找到自个了吗?
  又是一声叹气后,“操盘手吧”,他说道。
  “嗯。”像是怕压服不了咱们,或是压服不了自个,他又必定了一遍这个答案。然后笑着解说道,操盘手介乎公司家跟作业经理人之间。接着他又顾自缄默沉静了一阵,许是对这个答案仍不太满足,但一时也想不出其它来,只好作罢。
  已过不惑年岁的高晓松,告别了早年清闲的日子,投身于一场作业,偶然在竭尽全力的作业空隙里,也会停下来找找自个。
  关于年岁渐长,他并不排挤,年月曩昔,感恩与老练的痕迹在他身上也越创造显。“你很结壮,你再也不严重了。”他说道,但严重不是坏事,相反,它是一种呼唤,一种放不下的挂念。“你慌里严重,就能写出许多东西,你如今踏结壮实坐在这,写歌的频率现已下降许多了。”
  咱们照常明晰的记住那个摇着折扇在《奇葩说》侃侃而谈的高晓松,也记住在发布会那天略带激动的高晓松,而这两种情况,他都安然承受,所谓老练,大略如此。
  采访完毕,桌上的薯片袋也空了,高晓松动身。
  “您是不是瘦了。”记者问。
  “对,的确瘦了。”高晓松答。
  认真地鼓捣商业,认真地游戏人生,这两件事在他身上,永久不对立。



上一篇:"带宽成本"是VR直播的"拦路虎"吗?
下一篇:泰和源:上阵父子兵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老y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